七月一日,庆祝中国成立100周年大会在广场举行。现场2904人组成的合唱团,配合军乐团共演唱了7首经典歌曲,歌声时而雄浑豪迈,时而婉转深情。

在歌声中,我们重温了中国带领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百年历程,百年初心,历久弥坚!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这些歌曲更唱出了14亿中国人民的心声!

这首传唱大江南北脍炙人口的民族经典,诞生于上世纪60年代,当时年仅20岁的新战士雷锋在报纸上看到了一首名为《唱支山歌给党听》的诗歌,诗中的每一句话,都激荡着雷锋的心灵,也述说着他对的赤子之情。于是他将这首诗歌抄写在日记本上。

1962年雷意外牺牲,《人民日报》于1963年3月5日发表了主席的亲笔题词,号召全国人民“向雷学习”。上海实验歌剧院作曲家朱践耳,看到雷锋日记中《唱支山歌给党听》的诗后深受感动。就谱写了具有山歌风格的曲子,并注明歌词是摘自雷锋日记,而本诗真正的作者姚筱舟也在《人民日报》上看到了雷锋日记摘抄中那首唱支山歌给党听。

姚筱舟说:“这首歌的出名就在雷锋,由旧社会的苦难日子,走向今天的幸福生活,对党的感谢,对党的恩情,中国人民都记在心中,我偶然的机会写出了大家的心声。”

后来朱践耳也了解到该曲真正的词作者是姚筱舟,此后姚筱舟的名字也出现在歌名后面。

上世纪40年代,《团结就是力量》在河北平山北庄村唱响。1942年,毛主席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提倡文艺工作者要更进一步地深入生活,反映生活。牧虹和卢肃所在的西北战地服务团也组织了两个小分队,深入到河北平山和山西繁峙的广大农村参加斗争。

1943年,中国敌后抗日根据地正处于“黎明前的黑暗”小分队抵达平山后迅速投入到当地减租减息斗争和保卫麦收工作中,并走进村舍巡回演出宣传。文艺工作者被所见所闻触动,决定创作小型歌剧反映当时情景,配合时下的斗争需要。歌剧取名《团结就是力量》,主要由牧虹和卢肃利用三四天时间突击创作。在这个剧的排练过程中,大家觉得剧情还可以,就是结束得有些突然,缺乏终止感。综合大家建议,决定由牧虹同志写词,卢肃同志谱曲,为该剧增加一个幕终曲——《团结就是力量》,并且在北庄村首演。

于是,《团结就是力量》这首红色经典名曲,就这样在平山首先唱响,并迅速传遍燃烧着抗日烽火的中华大地。这首旋律激昂、响遏行云的战歌,在时光中沉淀为经典红色记忆,也蕴含着我们党发展壮大的精神密码。

《我们走在大路上》是由李劫夫作词、作曲,王其慧试唱的爱国主义歌曲,创作和发行于1963年。

《我们走在大路上》酝酿和创作于1962年春天和夏天,发表于1963年春天。某天,李劫夫打开收音机,听到电台正在播放歌曲《小路》。李劫夫对他的夫人张洛表示建设社会主义不能走小路,人民应该走大路。之后1962年,周恩来总理同中央部委领导来沈阳开会。辽宁省委为他一行准备了晚会。晚会结束后,总理邀请时任辽宁省委文化工作部部长、作曲家安波和李劫夫一同到他的住处谈话。总理向他们讲述了当前国家的经济形势,总理表示大家要相信党和国家能够带领人民继续前进。谈话一直持续到后半夜两点多,李劫夫对此触动非常大,于是他按总理讲话的精神进行创作,要把总理说的“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用到歌里,他还写了一个副歌。歌名《我们走在大路上》也就定了下来。

《社会主义好》是一首新中国成立初期诞生的红歌。1957年,新中国完成了第一个五年计划,中国重工业开始发展,东北重工业基地兴起。这首歌曲就是在此期间诞生的。

歌曲由希扬作词、李焕之作曲。歌词激越铿锵,旋律奋发激昂,以朴实的语言、浑厚的旋律和直抒胸怀的手法,表达了新中国人民对党、对社会主义的真挚感情;充分反映出全国人民“掀起了社会主义建设高潮”的满腔热情和对“社会主义一定胜利,社会一定来到”的万分自信,高度颂扬了领导下的新中国人民掀起社会主义建设高潮那欣欣向荣的繁荣景象!

歌曲由周郁辉作词,寄明作曲,原为1961年公映的电影《英雄小八路》主题曲,歌曲旋律高亢,充满革命激情!

1958年“8.23金门炮战”期间,福建省厦门何厝小学的少先队员们纷纷请缨,一边与并肩作战,一边就着微弱的煤油灯光坚持学习。他们中年龄最小的12岁,最大的16岁。年纪轻、力气小的同学负责接电话线、擦炮弹,像洗衣服、站岗放哨这些需要力气或者比较危险的工作就由何明全和几位年龄比较大的同学来承担。

后来他们的英雄事迹被拍成电影《英雄小八路》,随着电影的播映,主题歌《我们是接班人》也被广为传唱。1978年10月,共青团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我们是接班人》正式定为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

歌曲创作于2017年,也是纪录片《辉煌中国》的主题曲。作曲家舒楠历时两个月,曾五易其稿。歌词朴实大气,充分体现了中国带领全国各族人民砥砺奋进,真抓实干,取得了历史性巨大成就!唱出了中华儿女心里的获得感、安全感、幸福感和自豪感!

创作于1943年,由曹火星作词作曲。1943年秋天,时值抗日战争战略相持最为困难的时期。19岁的晋察冀边区群众剧社成员曹火星和战友来到霞云岭,他们白天演出,夜晚创作,以文艺为武器,宣传的抗战主张,动员人民打击日本帝国主义。

沉思于中国向何处去的时代命题,感染于当地群众火热的抗日斗争,满怀救国激情的曹火星,在村中驻地西中堂庙,就着马蹄灯,用一个晚上的时间,一气呵成创作出了《没有就没有中国》。

1950年的一天,毛主席听到女儿在唱《没有就没有中国》,便纠正说,没有的时候,中国早就有了,应当改为“没有就没有新中国”。一个“新”字,神来之笔。这首歌的名称也就正式定为《没有就没有新中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